山吹花烬

哈喽!我叫露比!原id@橘味Lubee
nine's&evanism🍊

要开始写论文了,最近学业真的繁忙啊。
今天终于回到家了,收获搬家pb的快落!!

【NPCx你】急!在线等!变成袖珍小人儿了怎么办?⑨

OOC/越来越水的我ORZ

    第二天醒来发现睡在了客厅。原来是梦啊,昨晚的蔡徐坤只是我梦里的样子吧?可是真实的让我觉得真的发生过一样,可能是昨晚痛到神志不清了吧。

    “小桃你醒了啊!来吃早餐吧。”朱正廷端着碟子从厨房出来,身穿围裙的他有着特别的魅力,在周末的早晨显得格外清新又温柔。

    朱正廷朝楼上房间喊到:“下来吃早餐了!!”然后把我捧起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 “你啊昨天不舒服也不说,要不是早上子异走的时候和我说我都不知道呢。”朱正廷看着我有点抱怨到。
 
    “子异?”原来我昨晚还真睡在子异房间里,那蔡徐坤的摸头也是真的咯!?

     “是啊,他们两个一大早就去赶飞机了,走之前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呢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 “早啊!”  “兄弟们早啊!” “早上好!”Justin小鬼尤长靖陆续下楼。
  

     “唉,小桃你脸好红啊。”Justin说到。

     “啊?你不舒服吗?是不是又胃疼了?”朱正廷紧张道,朝我伸出手指。

     又想起了昨晚的摸头杀,我立刻摆手,“没有!没有!我只是有点热哈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 早餐过后,小鬼提议一起打游戏:“我们好久没一起打游戏了,正好今天有空,来不来?”
 
   “好啊!”

    尤长靖边收拾碗筷边叹气:“年轻真好,我回房间看电影咯。”
 
   “我也来!”朱正廷举手喊到。

    “你?你会打吗?”小鬼反问。

    朱正廷挑眉自信道:“我会啊!我觉得我这次肯定比之前要打的好!”



     Justin捧着手机一脸得意的样子,有点臭屁的说到:“小桃你过来,看看大神操作!”

   “得了吧,我们还有个朱正廷。”小鬼笑道。

   朱正廷立马一掌拍到小鬼大腿上,“我不管,今晚要吃鸡!”

   小鬼大叫:“痛!痛!不要激动!不要激动啊!”

   然后我开始围观他们打游戏。
   游戏里朱正廷操作的角色拿起了破片手榴弹,“看我把他们一窝端了!”

   “别啊!你别在房间里扔!”Justin大喊。

   “嘭!”一个盒子躺在了地上。

   “啊!我怎么死了!不玩了!”朱正廷赌气似的把手机扔到我面前,“小桃你来,一定要给我吃到鸡!”
 
  !?大哥看看你的iPhone8 plus有多大我的手有多大啊?

   我窘迫的说:“额...我怎么操作啊?”

   “正常操作就行!”朱正廷语气十分肯定。
  

   看着朱正廷像数数时的自信神情,我不好拒绝,只好“正常操作”这部比我高比我宽的手机...

    “唉~打不到~打不到~”Justin操作的人物左右晃动,一边晃一边把对面打死了。
 
   小鬼换了个坐姿,“你太皮了,小心点啊别贴脸啊。”

     “255有人!”我说到。

     “我去我去!”Justin跑向255方向。

     “兄弟别急啊等等我们!”小鬼还在地上接装备。

      “哈!我看到你了!”Justin又开始蛇皮走位,“唉~打不到打不到~”

      “啊...”Justin突然倒地。

      小鬼奔向Justin: “你看!皮过头了吧!”

     “嗨呀!好气啊!他就剩一丝血!一丝血啊!”Justin爬向小鬼。
  
    哒哒哒哒哒...

      “妈呀!这人有个队友的!”小鬼中了对面的埋伏也倒下了。

      我一直在后面跟着,他们倒下后我绕到后面的房子,“你们爬到掩体后面,我来救你们了!”

      我用手掌操作着这台手机,还没适应这大屏幕的我视角滑的十分不流畅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哒哒哒哒哒...
    
      我趁对面拉起他队友时背后突袭把他打死了。
     拉起小鬼后,来不及救Justin了。

     “可以啊你,本以为是个青铜,没想到是个黄金。”Justin“死”后观战。

     一路上我和小鬼小心翼翼,最后竟然进入了决赛圈,剩下最后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 “江桃,我们扔手榴弹吧。”
     “好啊。”
 
    小鬼乱扔了几个手榴弹后画面突然转换,第一的名次毫无准备地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 Justin惊讶地蹬大眼睛:“哇!竟然被你炸死了!”

     “吃鸡了!吃鸡了!”朱正廷手舞足蹈在床上乱蹦,“那我发个红包吧哈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 “唉!等等啊我游戏还没退出来!”小鬼大喊到,“Justin你又是第一个......为什么还有尤长靖啊??”

      小鬼:[图片][怎么回事啊小老弟?]
      小鬼:你不是看电影的吗?
      尤长靖:哪里有红包哪里就有我[叉腰]
     

最近学习繁忙,连周末都被学校的活动安排的明明白白。新的一篇写了一点点了,忙完这段时间就更15551我继续写无机化学了ಥ_ಥ

【陈立农X你】豆腐不能乱吃

迟到了很久的生贺...?医生农农可以吗?

⚠️OOC⚠️

   朋友抢过我手里的酒杯:“别喝了!你以前都没怎么喝过酒,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 没有酒杯,我干脆拿起酒瓶就喝。一口咽下所剩无几的酒液,我站起身对朋友说到:“我真是看走眼了,自己会喜欢上那个混蛋。不喜欢我就算了,竟然还和那个贱人一起当众给我难堪。”

   我摇摇晃晃的走着,边走边自言自语:“哼,反正都要毕业了,以后就不用再看到那两个人。我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的!”

   朋友连忙过来扶我,却被我一手推开:“不用扶我,我现在好得很,我给你看看我怎么走回家!”
 
   没走几步我就摔倒地上,额头还碰到花坛。朋友立刻把眼冒金星的我送到医院。

   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,我酒醒了一半,却仍然带有酒劲。对旁边的朋友说:“我们怎么来医院了,你生病了吗?”

    诊室里传来沉稳的喊声,朋友拉起我走向诊室,对我无语道:“你是脑袋撞傻了吧,还问我生病了吗。”

    朋友把我按在座位上,一坐下我就趴在桌子上了。

    坐在对面的人闻到强烈的酒味后皱了下眉,问到:“哪里受伤了?”

    朋友把病历本放在桌上:“额头摔破了。”
   

    医生拨开我凌乱的头发,看了看我的伤口后迅速打字:“她的伤口不严重,待会我给她处理一下就好了。开一点药膏每天涂抹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陈医生。”朋友边说边把我拉起身来,“坐好,要包扎了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 陈医生把推车推来,侧着身子准备包扎的工具。醉酒的我脑袋一抽,抱住了身前的人。

     朋友吓了一跳,立刻分开我们:“你这是干嘛呢!”又对陈医生抱歉到“对不起啊,她平时不喝酒的,今天喝多了不太清醒。”

     陈医生一手拿着夹着酒精棉球的镊子,一手扶着眼前女子的头,认真注视着她。
    

     然后清理伤口,在酒精的刺激下我清醒了许多,看到身前的人胸牌上写的名字:陈立农。名字旁的证件照上是一个笑容阳光的男生。

     好帅!我忍不住抬头想仔细看他。

     “ 别乱动!不然包的不好看了。”陈立农温柔地说到。

     匆忙看了一眼我便低下头来,只一眼就可以让我心跳不已。

     真的好帅!穿着白大褂认真包扎的样子好帅!
     “好了,记得这两天伤口不要碰水。”陈立农打断我的花痴。

     “谢谢陈医生。”我感觉脸上似乎在发烧。

     朋友扶着我起身,“咦,你脸好红啊。”

     “啊!有,有吗?可能我真的喝太多了吧哈哈哈哈...”
    
   
转身准备走出门,陈立农连忙叫住我:“你的病历还没拿。”

    “啊我忘了,谢谢陈医生。”趁机再多看几眼,嗯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 第二天朋友跟我聊起陈立农,可是我只留下了他是一个挺好看的男生的印象之外却记不清模样了,朋友为此叹可惜,说我昨晚喝到断片了。
  

    后来有一天我要回学校拿一些资料,出了学校去对面的便利店买水时碰到了那对与我有过过节的情侣。

    “哟,好久不见了啊。”那对情侣还是和之前一样,想给我难堪。

    我装作听不到,拿了水直接去收银台结账。

    “这么没礼貌的吗?同学打招呼你也不理?”女生话语酸酸的,看到我额头上的止血贴又继续嘲讽我:“本来就没人要了,现在还磕了额头,我要是你我就不回学校了,真丢人。”

    “你!”我本想反驳她的,但是手突然被人握住。

    转头一看,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哥哥,他开口道:“谁说没人要的,我可是她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 小哥哥不看我惊讶的表情,抓住我快步走出便利店。

    走的老远后,我忍不住先开口:“那个,谢谢你啊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  他停下脚步望着我说到:“我好心帮你解围,搞了半天原来你不记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 “啊?我认识你吗?”在便利店时就觉得他很眼熟,一路上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。

     他指了指我的额头,展开一个很阳光的邻家哥哥笑容。
  
    我看着这个笑容,突然回想起来,脸又不自觉的发起烧来。
  
    “我想起来了。”我不好意思道,“那个,可以把手放开了,他们看不到的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 “为什么?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啊,我牵我女朋友的手有什么不对吗?”他说话带有点台湾腔,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一样。

     “啊?”我怎么不记得我是他女朋友了呢??我那天是醉得多厉害啊,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印象了。

     “你那天可是抱了我哦,我怎么会这么便宜你啊,没想到还能遇到你,那我就...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就什么...?”完惹,吃了人家豆腐,现在来讨债了。

     “那就当陈立农的女朋友吧。”
     

  

【尤长靖生贺】奶酪陷阱

这两天刷了好多遍新说唱里小尤那段,看到别人夸小尤就很高兴,祝甜心生日快乐!!
这次尝试不写沙雕文了正经一点😂
ooc/感谢陆小芙的友情出演2333

    1
   “快看快看!出太阳了,体育课不会被停掉了!”同桌陆定昊激动地用手肘捅了捅我指指窗外。

    我抬起头望出去,太阳从阴云中探出了头。“真......”我想说“真的唉。”可话还未说完我就停顿了,因为我看到了尤长靖。

    他头发卷卷的,刘海贴在脑门上,皮肤白的像白炽灯一样,在阴天下似会发光。他的眼睛十分明亮,宛如隐藏了点点星河,却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。他跟着班主任经过窗前时我刚好望出去,我俩的眼神就在半空中轻轻对视了一下。

   我愣了一下,而他只是冷淡地看我一眼就转掉了目光。这个人被班主任领进教室,打断了我们的自习。

   “这位是从今天开始要跟大家一起学习的尤长靖同学,希望大家能跟他好好相处!”
 
   班主任说完,然后教室就被一片笑声笼罩。尤长靖在黑板写上名字,转身笑到:“我叫尤长靖,只是谐音像有长进啦!”

  “有新同学啊,和我一样还是个美少年。”陆定昊转头对我说到。
   我白他一眼:“对对对你是美少年!”

   我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大了些,班主任向我们这个方向咳嗽了一声,然后对她身旁的尤长靖说:“你就暂时坐第一组最后边那个空位吧。”

   那个位置正巧在我的身后,我偷偷对陆定昊说:“班主任嫌我们这太热闹,想把他派过来压一压咱们呢。”

   尤长靖在我身后坐了大半个月,我和他还是很不熟,说过的话用两只手就能数出来,无非是“借我支笔”、“交作业了”、“谢谢”、“不客气”之类的没什么营养的话。陆定昊倒是没几天就和他混熟了。

    后来尤长靖表现的和正常的高中生一样,在新的集体里很快有了自己的朋友和哥们儿。他在阳光下打球的样子很养眼,对人微笑的时候眉眼柔和得像春天里的和煦阳光。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去接近他与他熟络。

    于是我旁敲侧击去套陆定昊的话,希望这样能了解他多一点。
 
    我问陆定昊:“尤长靖到底哪里好啊?这么快就收买了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 陆定昊笑的皮皮的,说:“你该不会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 “滚!”我和陆定昊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同一间学校。我们兴趣相投,不成死党都难。在我眼里他是我姐妹,我在他眼里是他兄弟。我俩的友情比纯净水还纯洁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对尤长靖很有成见吗?我看你好像这么久了还没和他说过什么话。他其实挺不错的,人挺有意思的,又讲义气,而且唱歌还很好听哦!”
  
   “有那么好吗?”

   2
   所有人都说尤长靖好,男生喜欢和他做兄弟,女生喜欢他的也不少。但高一的期末考试把我对尤长靖的好感变成了反感。
  
   虽然身处竞争激烈的重点高中人人自危,但我对成绩、排名什么的都没有很上心,只要保持在中游以上的水准就心满意足。我总想着高考还远,凭我的小聪明,高三下学期努力一下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 可是那次期末考我发挥失常,跌到了中游以下的一个名次。我拿着成绩单正觉得沮丧的时候,尤长靖刚好经过我的身旁,他瞥了一眼我手里那个代表名次的数字,不咸不淡地说了句:“考的不错嘛。”

   我的手指不由得抓紧了成绩单,眼皮微微直跳--谁都知道这次尤长靖以黑马之姿获得全年级第一,他的总分比我的高了一百分不止。他说这样的话,当然不是谦虚,而是明晃晃的讽刺!

    我眨了一下眼睛,冷笑一声,将成绩单抚平塞进书包里,嘴角上扬,对陆定昊说:“考个第一有什么难的,有些人还真就得意起来了。我又不是不能考,只是不愿考,既然有人那么得瑟,我下学期就稍微努力一下下,展现一下我真正的实力好了。”
   
    陆定昊自然看得出我动了火,他有点紧张地看了一眼尤长靖,又看看我,说:“那当然,你想做的有什么是做不到的......”

   “好啊,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?”尤长靖很没风度地无视掉陆定昊冲他眨眼睛眨地快抽筋的样子,他似笑非笑,双手撑在课桌上,身体前倾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 “赌什么?”我自然是不会怕的,扬着下巴不甘示弱地回望他。

      “就赌......一个愿望好了。”尤长靖眯着眼睛冲我笑,春暖花开又狡黠地说,“谁输了,就要答应赢的人一个愿望,当然那个愿望不能过分,不能违反道德法律。”

      陆定昊拉我的袖子,示意我不要逞强,可我已经和尤长靖击掌为盟:“君子一言。”

      “驷马难追。”尤长靖望着我停顿了若干秒,才轻声吐出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  3
    那是我平顺的十六年人生中最发奋图强的一个暑假,我天天在家头悬梁、锥刺股地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
    家里人以前总说我没个正经,好吃懒做,朋友一个电话就飞奔出去玩耍了,从来不知道在家好好看书,每次家里人看到我在家摸课本就关切地问我:“是不是快考试了啊?”

     我的大逆转乐坏了家里人。漫长的两个月暑假里,我只和陆定昊还有一帮朋友出去过一次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高二开学时,陆定昊看到我大惊:“啊,你怎么又变漂亮了?!瘦了!白了!你是不是吃减肥药了?”

      我无语:“吃你个鬼!”我不过是发狠苦读了两个月,吃不下睡不香,又不出去玩,能不瘦不白吗?

      陆定昊知道我“变美”的原因后不胜唏嘘:“就算你输了赌约,也算无心插柳柳成荫,变美也是好事一桩。”他又站远点看我,说:“以前没仔细看,现在你瘦了一点,五官都变明显了一点,这么看,其实你很漂亮,和校花也算有的一拼。”

     开学那天,尤长靖见到我的第一天就冲我扬扬下巴说:“赌约没忘吧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个年纪谁不爱说几句大话、玩笑话,当初信誓旦旦,转身就忘了的事情多了去,像尤长靖这样还惦记的比较少见,更少见的是我也当真。

      因为在家发奋图强了两个月,我也是有备而来,下巴比他扬的更高,嘴角翘的更高地回他: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 尤长靖没有说话,他微笑着直视我的眼睛,眼神从璀璨的星辰逐渐变成皎洁而温柔的月光,将我笼罩其中。我一开始不示弱地望着他,可是后来还是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  他的眼神......怎么一点也不像是对手呢?我们不是对手吗?

     4
   有天上午,一个女同学忽然带话给尤长靖:“明天周六,校花生日,她让我问你去不去她的生日会?”

   “她有没有说叫我啊?”陆定昊厚脸皮地凑到那个女同学面前问。

    “有什么好去的。”我揶揄陆定昊,他撇着嘴“嘁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 尤长靖没有直接回答那个女同学,他单手托腮,手指了指我的肩膀,见我神情不善地扭过头,他笑笑地问我:“你是羡慕呢,还是嫉妒呢?”

    我有一种吃东西被噎到的感觉,不过还是堆着满脸假笑说:“我羡慕或者嫉妒有用吗?”

    尤长靖没有说话,他看了我一会,突然垂下眼睫轻笑,又抬起眼直视我的眼睛,轻声吐出几个字:“当然有用。”

    我怔怔地望着他,心跳莫名奇妙就乱了节奏,我总感觉自己已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   
    “如果你不让我去,我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 我脑海中有一根弦突然崩开了,呲呲地火花四溅,刚才心跳只是乱了节奏,现在如擂鼓一样。全身的血液在沸腾,火烧一般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。我站起身一路跑到走廊上,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。
    
    尤长靖扭头对传话的女生说:“帮我转告她,非常感谢她的邀请,不过我明天有事就不去了,祝她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 我独自站了一会,吹了一阵风,终于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 这算什么啊?抓弄我看我难堪害羞的样子很好玩吗?尤长靖真是个讨厌鬼臭流氓!

    我在心里把这句话骂了好几遍,可是回到座位看到他垂首做题的样子时,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生气。

    5
     我和尤长靖的赌约在十一月的期中考试上有了胜负之分。

     我以超尤长靖一分的微弱优势夺得全年级第一。我的名字第一次神气无比地挂在排名榜的最上头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对尤长靖说:“考第一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  尤长靖有点感冒,说话带有鼻音,他笑看着我说:“是没什么了不起啊。”尾音柔润,听上去有些许撒娇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我斜睨他一眼,不和他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  陆定昊看着我们,突然摸着胳膊抖了一下说:“你们用得着这么明目张胆地眉目传情吗?这不是羡煞我等孤家寡人?”
  
     我的气血一下子都往脸上涌,我瞪他一眼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 陆定昊怕怕地拍拍胸口,对尤长靖说:“不知道你看上我同桌什么,她这么凶悍,以后有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 我又羞又怒,追着陆定昊作势要打,而尤长靖握拳抿唇,在一旁轻笑。

   6
   为了庆祝我考上了年级第一,放学后我请陆定昊吃冰激凌。

    我一直以为自己赢得光明正大,可是吃着吃着雪糕陆定昊支支吾吾地说出我得第一的原因。

    原来尤长靖数学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写了解题思路,却没有算出答案,被狠心的改卷老师扣掉了一半分数,所以才名落第二。

    数学是尤长靖的优势科目,最后一道大题的计算并不难,如果能写出解题思路,拿到全部分数不是什么难事。我想来想去,只得到他是故意不答,故意输给我这个答案了。

    我丢下在路边吃冰激凌的陆定昊,沿着那条种满高大法国梧桐的小路跑到学校。我知道尤长靖每天放学都在学校打篮球。

   “尤长靖你混蛋!”我气喘吁吁地站在篮球场边,冲着球场上那个孤单的身影大喊。

    尤长靖投出手里的篮球,然后转身,目光在触到我的裤子时,他皱起了眉头。我跑得太急了,在路上狠狠摔了一跤,右膝盖磨破了皮,鲜红的血液渗透蓝色的校裤。
  
    “你为什么故意输给我?你就是知道你会赢是不是?你看不起我是不是?”和输掉赌约相比,我更讨厌胜之不武,我一边说,一边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 尤长靖快步走到我面前,蹲下身,将我的裤腿卷起,查看我受伤的膝盖。模糊的血肉里还有细细的沙石,他看得眉头紧锁。
 
   “疼不疼?”他抬头问我,眼神温润得像夏夜的月光。

     “疼......我不是来和你说这个的......你为什么
要故意输给我?”
 
     尤长靖有点无奈:“如果你不努力,如果你没考赢第二名的人,就算我每一科考卷都交了白卷,你也考不到第一,赢不了赌约啊。”

      我微微发愣。“你怎么就胜之不武了,你赢得很理直气壮啊。”尤长靖说到。
 
     “不管!你明明可以考的比我好。现在我宣布,我输了,你赢了,你可以向我提任何愿望。”

      我像个执拗的小孩。尤长靖依然蹲在我的身前,仰头望着我,平静的神色之下似乎又暗潮汹涌。他的眼神清亮得像是晨曦初起之际的天空,辽远而空旷。

      他那么直直地望着我,我便也直直地望着他。尤长靖平静的脸上终于展开温和的笑容,他低下头亲吻我的伤口。
 
     我愣在那里,全身僵硬动弹不得,只有
清晰的疼痛感和微微酥麻的电流从膝盖处流窜上来,直冲我脑门。
 
     “喂......”我艰难地开口,声音却是沙哑的。我想躲,可是身体酸软而僵硬着,我怕我轻微移动整个人就腿软地倒下去。

       尤长靖抹去嘴角的血污,直起身,看着我说:“你说你欠我一个愿望?”

       我点点头。他将双手放在我的肩头,把我拉近他的身侧,低头在我耳边说:“我的愿望只有一个,就是拥有你。”

--------------
     在街边吃着两份雪糕的陆定昊抱怨道:“这两人真是别扭,一个老旁敲侧击套我话,一个老问我‘你同桌最近有没有聊到我?’”

    陆定昊不满地舀了一大勺雪糕塞进嘴里,继续抱怨到:“这就算了,这个尤长靖也真是奇怪,故意输了还要我把这事告诉她,真搞不懂他。现在我被抛弃街头,他两人双宿双飞去了TAT唯有雪糕能慰籍我受伤的心灵......”
   

现在开始写小尤的生贺,等开学后又要军训就没什么时间了QAQ

【NPCx你】急!在线等!变成了袖珍小人儿了怎么办?!⑧

下一篇想写小鬼,大家有什么建议或梗吗?

依旧xxj文笔/ooc

现在是下午5点,见面会接近尾声了。
听着场馆里喧嚣的尖叫声,我很想出去看他们的演出啊,可是我只能躲在休息室里。

 
   中午他们为了不弄脏妆面,只吃了点面包和零食,而又各自在忙,似乎忘记了在背包里的我了。现在我真挺饿的,这个背包里竟一包吃的都没有,下次我一定要躲在尤长靖的包里,那样就不会饿着自己了。

   错过了进食的饭点,有胃病的我开始隐隐胃疼。直到吃完晚饭也没能消退这痛楚。
到了酒店房间,我立刻躺下休息。在胃痛折磨的恍惚中,好像被轻轻戳了一下起,我虚弱地睁开眼睛。
  
    王子异担忧地看着我:“你今晚没怎么吃饭,是不舒服吗?你脸色有点苍白啊。”
    我想起王子异有随身带药的习惯,开口道:“你有胃药吗?”
“有,在我的行李箱里,要不我带你去我房间吧?”

   想到乐华那三个闹腾的家伙,呆着他们房里想早睡是不太可能的了,于是我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
   王子异对着房间里在专注卸妆的朱正廷打了声招呼后,就带着我到他房间里了。
他们在酒店里的房间安排和在宿舍里是一样的,所以王子异和蔡徐坤是同一间房。

王子异在找药,从厕所里出来的蔡徐坤看到我后微微一笑,“你怎么来了?”
王子异埋头翻药包,“她胃疼,我找药给她。”
“哦,这样啊,那我去倒杯水给她。”蔡徐坤转身去拿杯子。

蔡徐坤把水倒好放到我面前,这时王子异也取出药丸递给我。
看着眼前比我还高的水杯和像煎饼一样大的药丸,我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们。

“噗呲”王子异捂着嘴偷笑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蔡徐坤笑到肩膀轻轻抖动。

王子异看着蔡徐坤:“bro你的水杯对她来说太高了。”
“你的药丸她也吃不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王子异笑着摇了摇头,拿来剪刀把药丸剪碎。蔡徐坤把一盒牛奶的吸管取下挂在水杯边。

蔡徐坤看着我含着药丸抬头吸着吸管的样子,又开始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像在潜水一样。”

正在喝水的我听到他的话一下子就被呛到了,“咳咳咳!”我剧烈咳嗽起来。

这位蔡先生三岁不能再多了!

王子异轻拍蔡徐坤左肩,“bro你就不要取笑她了,让她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好吧,那就早点休息吧,小可爱。”蔡徐坤像逗猫似的用食指轻抚几下我的头。

蔡先生犯规了啊!!!你这让我怎么休息!?

蔡徐坤眨了眨眼,“你脸好红哦,是不舒服吗?”
“哪有!”说完我立刻跑回“床”上,拿毛巾被子盖到头顶。全身像被火烧般滚烫。

“你这样会闷到的啦。”
“不会闷啦!”我窘迫道。

蒙在被子里的我依稀听到一句:“真是个小可爱。”

睡不着了睡不着了!早知道就不来这房间了!

长得俊🔒这个价格还是520

【林彦俊x你】欺负校霸会怎么样?

半夜激情产物/xxj文笔沙雕文/ooc/私设制霸欺负小贾,请勿上升真主!!!!!

“姐!!有人欺负我!”黄明昊一回家就对我哭诉道。
我有点生气,“谁!?竟然敢欺负我聪明可爱的弟弟!”
“是我学校里的校霸,今天我不小心踩了他的小白鞋,放学时他就把我拉到小巷子里给了我好多拐!”黄明昊继续诉说今天的悲惨遭遇,“姐!你看!我身上我好多淤青!”
黄明昊把手臂伸直,几处淤青在白净的手臂上尤为明显。
我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顿时一股火气从心里蔓延。弟弟这种生物,自己可以打可以骂而别人就是不行,“姐我明天就去帮你报仇!”

翘掉了学校的晚自习,我带着昨晚在朋友圈集结的十名壮丁,在弟弟学校门口边上等待。

不一会儿,一个高个子男生出来了。我走上前去看清,嗯,应该就是他了,一脸别人欠了他五百万似的表情,和黄明昊描述的一模一样。

“喂!你!说你呢!给我站住!”我喊道。
路过的学生一脸看戏样望着我。

“有事吗?”高个面瘫男转身问到。
“林彦俊是吧?昨天是你欺负我弟是不?”我抬起头装出一副江湖大哥样望着他。
“你是黄明昊的姐姐?”林彦俊瞟了一眼我校服上的校徽。
“没错!你竟然欺负我弟成那个样子!”我瞪着他,“过来!把他给我围起来!”
林彦俊仍然一脸冷漠:“怎么?这是要打架?”
“我才不像你这样的人。”我冷哼一声,“把他的书包拿给我!”
几人把林彦俊按住,一把扯下他的书包给我。

我拉开他书包拉链,拿出一本练习册。
“高三(9)班林彦俊。”我看着封面的字说到,“高三啊,学习应该很紧张吧?”

话音刚落,练习册被我翻开撕碎。
“你敢欺负我弟是吧?”我接着又拿出一本练习册干净利落地撕碎。
纸张的喧哗声引来了更多学生的围观,大家都窃窃私语着校霸被人欺负这难得一见的场面。

我把书包里所有的练习册都撕碎了,然后把最后那本撕掉的练习册扬手甩到空中。看着林彦俊被按着气到眉头紧锁却又无法挣脱开来的样子,我一下子怒气全消。
“你给我记住了,以后再敢欺负我弟,就不止是这几本练习册这么简单了。”我故作霸气转身,“我们走!”

回到家后,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。
黄明昊从房间跑出来,“姐!我都听说了!你真是太帅了!”
胆战心惊了一晚上,看到黄明昊眉开眼笑的模样,我才放松下来。
“其实我刚刚怕的要死。”
“一回生二回熟嘛,下次你就不怕啦。”黄明昊笑道。
“这种事我才不想有第二次呢,这次我比较好彩,下次万一他把他小弟都叫来怎么办?”
“不过说真的,姐你平时可不是凶的人啊,没想到你为了我竟然这么勇敢,我有点感动。”
我推了推黄明昊,“才有点?你姐我这是冒了多大的风险啊!”
“我超感动的!姐姐最好了!”求生欲极强的贾富贵连忙说到。

   第二天放学后我哼着小歌步子轻快的走着,走着走着觉得不太对劲,好像有人跟着我一样,我回头却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人。如此几次后我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,便继续踏着步子回家了。
   走到快到家的巷子里时,我才愈发地觉得不对劲。安静的小巷把身后尾随的脚步声逐渐放大。
我停下脚步,鼓起勇气回头。
刚一回头,还没看清黑暗中面前的人,就被拖到有灯光的围墙下。

“你个变态跟踪狂!你想怎样啊?!”
“昨天撕我的本子不是撕的很爽吗?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,原来是只纸老虎啊。”林彦俊说到。
我极力掩饰我害怕和紧张,“谁叫你欺负我弟!我跟你说啊!我...我可不怕你!”
林彦俊似乎看出我想逃跑,立刻双手按到墙上,“想跑?晚了。”

然后低头在我耳边轻声道,“撕了我的作业,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,除非......答应当我女朋友。”

【林彦俊x你】制霸的表白

200fo的福利赶在七夕这天发,本汪祝大家节日快乐啦。
OOC/嫌弃自己的xxj文笔写的太沙雕了/傻白女主助理设定?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朱正廷从房间尖叫着跑到客厅。
“咋了咋了?”你目光从手机屏幕转向他。
“房,房间里有蟑螂!!”
你忍不住笑出声:“你这么大个人还怕蟑螂啊。”

虽然嘴上调侃着朱正廷,但你还是走向了他房间,打算给这只吓到仙子的小强判处死刑。

朱正廷看到你进了房间,立马一脸得意的和范丞丞说:“怎么样?我是不是演的特别逼真?”
范丞丞嘴角一扬,“对,对,对,你演的不错,可以和我姐搭戏啦!”
朱正廷一巴掌打在范丞丞的肩膀上,“你能不能夸的真诚点!”
“彦俊说成功就会请我们吃海底捞唉!”Justin说到。
“肯定会成功的!我们一定会吃到海底捞的!我们要相信制霸的实力!”尤长靖说完舔了舔嘴。
王子异看向房间,“bro不会吓到她了吧?”

客厅里是xxj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和满是群吃瓜群众想(chi)看(hai)好(di)戏(lao)的期待。

你走进了漆黑的房间,打算开灯。
“奇怪,这么黑正正是怎么看到蟑螂的?”
你的手刚按到开关,手臂就被抓住,整个人被完全拖进房间。身后的木门啪的一声被关上了。

灯亮了,你看清了面前的人。
是林彦俊。此时他目光幽邃地看着你。
搞什么嘛,林彦俊怎么在朱正廷房间里,还不开灯,难道他也是来抓小强的?!
唉,他这喜欢盯着人看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。

虽然早就知道很多人他都喜欢盯着看,但你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,怕再对视多几秒自己会当场大脑死机。不过你也已经忘了此行的目的了。
看着你小脸通红的模样,林彦俊不禁嘴角上扬。

完了完了,他怎么对我坏笑啊,该不是要恶作剧了吧,他是不是捉到小强了,在打算怎么捉弄我吧。不行不行,我得快溜。

眼见你要转身走人,林彦俊双手一伸,把你壁咚到门上。

妈呀,咋还壁咚上了,这是逃不掉了吧。想到这你不禁后退了一步,后背贴到了门上。

林彦俊挑了挑眉,“你躲什么,你这是在怕我吗?”
“没,没有。”你摇了下头。
“我很凶吗?”他向你靠进了点
“还好啦,你这是酷,不是凶。”你挤了个假笑给他。拜托,你这是一副校霸欺凌相唉,不凶才怪。

他又靠的更近了。
“我没有凶你的意思,我有在紧张的。”他的气息像海浪一样,一层一层的扑在你脸上。
“啊?”他在说些什么......
他快速低头吻向了你,你惊愕的瞪大双眼,看到他的酒窝浅浅的展开。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。
只是轻轻一吻,你已魂不守舍,思绪像乱麻似的越绕越乱。

“我喜欢你啊,你还不懂吗?”
“嗯?!?!”这是在表白吗?
“傻瓜,我说我喜欢你啊,你听到了吗?”他皱着眉头说到。
“听到了啦!”你心跳扑通扑通早已乱了节奏。
干嘛这么凶嘛,这真的是在表白吗?

“那你别一脸痴呆样啊,给点反应啊。”

“好啦!从现在起你是我的男朋友了!不许反悔!”
他笑了,脸颊上出现两个深深的酒窝。
“我不会反悔的,我只喜你,不喜别人。”林彦俊温柔道。

你的酒窝里没有酒,我却醉的一塌糊涂。

林彦俊拉起你的手走出房间,“别贴着门了,等下一起去吃海底捞吧。”